国民革命军第4军叶挺独立团作为第12师的前卫,

2019-09-20 12:06 来源:未知

汀泗桥之战

北伐军兵临武汉,吴佩孚急忙调遣近3万人的兵力,企图利用粤汉路上三面环水、一面高山耸立的天险汀泗桥,死守待援。

吴佩孚,很多人知道他爱国,拒绝了日本人拉拢。其实,他还是个非常能打的北洋名将,曾把徐树铮和张作霖打得满地牙。但第二次直奉战争之后,他好像失去了打仗的天分和运气,特别是在面对北伐军的时候,似乎不堪一击。

1926年8月,在北伐战争中,国民革命军北伐军第4军对军阀吴佩孚部的一次着名进攻战斗。

汀泗桥

曾经的北洋名将,真就那么脆?

吴佩孚苦心经营的汨罗江防线被北伐军攻破后,吴决定在汀泗桥、咸宁、柏墩一线组织防御,阻止北伐军向北推进。汀泗桥是湖北南部的第一个军事要隘,素有天险之称,向为兵家必争之地。此处地势险要,南、北、西三面均为大水包围,东面高山耸立,粤汉路经过此处铁桥贯通南北,汀泗桥镇位于铁桥北端。8月22日,吴佩孚获悉岳州为北伐军攻占,令其部将宋大霈、董政国收集残部万余人,以宋任指挥,据守汀泗桥;令其武汉方面陈嘉谟部万余兵力南下驰援;并亲率嫡系刘玉春等部昼夜兼程南下。北伐军前敌总指挥唐生智令第4军在吴佩孚主力到来前,迅速攻占汀泗桥;第7军和第8军以积极的作战策应第4军的行动。8月25日,叶挺独立团攻占中伙铺后,第4军务部也相继赶到中伙铺、山峡冲和石坑渡一带。26日,第12师第35团由中伙铺出发,沿铁路两侧前进,从正面向汀泗桥进攻;第36团从石坑渡出发,向汀泗桥东南方向攻击;第l0师从山峡冲出发,经饶家湾、赤岗亭,从右翼对吴军包围攻击;独立团为军预备队。26日10时半,第35团前卫营到达汀泗桥南端,将高猪山吴军警戒部队驱逐。吴军退至铁路北端,集中火力猛烈射击,加之河宽水深,北伐军无法徒涉,前卫营遂与吴军隔河对峙。第36团和第10师方面亦无进展。下午,吴军以强大炮火掩护千余步兵向北伐军反击。第4军军部急调独立团投入战斗,激战数小时,将吴军击退。27日凌晨2时,独立团经小路向古塘角方面迂回。与此同时,第12师第36团在夜暗掩护下渡河,攀上吴军主阵地所在高山,与第10师第29、第30团密切配合,向吴军发起攻击。第28团由朱家湾、山窝廖和万安春迂回至吴军后,断其退路。双方激战至27日6时30分,吴军东侧高山主阵地为北伐军攻占,被迫沿铁路向咸宁方向全线溃退。在汀泗桥南端,对吴军作正面攻击的第12师第35团,获悉右翼攻击得手后,在炮火掩护下,强行通过铁路桥,冲入汀泗桥镇。至当日9时,汀泗桥天险终为北伐军占领。

吴佩孚调兵南下,亲率湖北暂编第4师和陆军第8师于1926年8月25日抵达汉口,令自岳阳、通城败退的湖北暂编第1师和卫兵旅等部共万余人固守湖北咸宁地区汀泗桥,并派中央第25师第13混成旅另1个团增援。另以陆军第8师进至贺胜桥地区设置坚固阵地;武卫军占领纸坊,鄂军第3旅及部分湘军残部在白螺矶、新堤、嘉鱼一带,协同海军阻止国民革命军渡江。

北伐军从广州出发的时候,北方也有人响应革命——冯大个,但他架不住吴佩孚和张作霖联手打击,坚守南口三个月后,开始全面退却。

叶挺独立团

看起来,吴佩孚只要专心对付南方的北伐军就好,但老吴一点轻松不起来。特别是一份电报送来,他心情更沉重了。急电如下:玉帅再不南下,两湖局面将为泥潭,目前军无主帅,军心不稳,一切有赖玉帅主持,乞请玉帅南下。

8月25日,国民革命军第4军叶挺独立团作为第12师的前卫,奔袭粤汉铁路(广州-武昌)上的中伙铺车站,歼灭吴佩孚军1个团;第10师进占杨泉畈。

图片 1

国民革命军第7军占领大沙坪、桂口市。第8军占领临湘(今陆城)、羊楼洞、蒲圻等地。

玉帅吴佩孚

唐生智根据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关于迅速攻占武汉的决定,以第8军攻取汉阳、汉口,第4、第7军沿铁路北进,攻取武昌。

原来,就在吴佩孚和冯玉祥决战南口的时候,来自南方的北伐军已经顺利攻入湖南,而且连战连捷。吴佩孚苦心经营的几道防线都被打垮,甚至连汨罗江防线也被攻破。8月22日,北伐军主力第4军攻入湖北通城,李宗仁第7军占领羊楼司,唐生智第8军拿下了五里牌。

唐生智

北伐军已经打进了湖北,吴佩孚如果再不南下,那么两湖都将被北伐军占领。所以,吴佩孚虽然击败了冯玉祥,但依然不敢有丝毫懈怠。

因此,北伐军攻打汀泗桥,是北伐中具有决定意义的一战。

马上南下主持两湖战事是吴佩孚的必然选项,临行前,他把副司令齐燮元召到长辛店指挥部,千叮咛万嘱咐:我要南下去督师,北方的战事就交给你了,你要多上心,相机行事,既要防备我们的敌人冯玉祥,也要小心提防盟友张作霖,毕竟我们和奉张打了那么多年的仗。齐燮元听完,点头称是。

著名的汀泗桥战役是由国民革命军第四军代理军长陈可钰指挥的,他决定乘吴佩孚军主力未全部到达之机,于8月26日凌晨向汀泗桥发起进攻。

部署这一切后,吴佩孚驱车到达保定,然后紧急调动火车,带着还来不及休整的陈德麟、刘玉春部,于8月23日启程南下。8月25日早晨,抵达汉口大智门车站。刚下火车,他就得到坏消息:北伐军突破汨罗江防线,攻入湖北境内。

叶挺独立团

吴佩孚大惊失色,当夜就在武汉查家墩司令部召开高级将领军事会议。首先,他要求各路将领汇报各自军情。将领们都以为要被追究责任,惶恐不已,纷纷找理由,找借口推卸责任。其实,老吴并不是这个意思,他听完汇报后,冷冷道:之前的一切既往不咎,我在北方,无法指挥你们作战,你们有些懈怠也正常,现在我南下亲自指挥了,如果从现在起,还有人推诿不前,临阵怕死,格杀勿论。

汀泗桥战役不是叶挺独立团的独角戏,它是整个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的杰作,张发奎和叶挺功劳最大。

接下来,吴佩孚调兵遣将,拟定如下计划:死守汀泗桥、贺胜桥、咸宁一线,具体部署为:以宋大霈、董政国率领各路退下来的部队,固守汀泗桥,作正面第一线防御;以大将刘玉春率领主力第8师防守官埠桥、贺胜桥和咸宁等地,为二线防御;以马济率部到纸坊,担任左翼防御;以李济臣率领鄂军第3旅以及湘军的败军到新堤和嘉鱼等地,担任右翼防御;同时调动江防舰队,在长江水面金牛镇一带巡逻,担任机动防御。做完这些布置以后,他亲自给老部下、直系大将、五省联帅孙传芳发电,希望对方率主力增援湖北。

8月26日,第四军的6个团对汀泗桥发起猛烈攻击。

为了湖北,吴佩孚真拼命了。他把麾下最有战斗力的、驻扎在洛阳的6000多名校尉级军官,组成两个拥有几十门大炮和60多挺机枪的军官团,由心腹少将刘维黄和上校张大庆担任团长。不仅如此,他还组织了手枪营和执法队,让赵永华出任执法总司令,对那些不服指挥和临阵脱逃者,无需审判就地正法。在吴佩孚看来,有了如此严密的布置,再加上自己的威名,汀泗桥与贺胜桥防线那真是固若金汤。

吴佩孚军据险死守待援。

吴佩孚的对手也没闲着。

TAG标签:
版权声明:本文由永利电子游戏网址-永利澳门游戏网址304发布于永利电子游戏网址,转载请注明出处:国民革命军第4军叶挺独立团作为第12师的前卫,